是一株野生珊胡

图不会删~
不商用都开授权不用私信问我了!ノBye~

【K漏】来日方长(HB to 珊胡)

感动死我了吧呜呜😭

言訁言訁言訁:

祝太太生日快乐!!! @是一株野生珊胡 因为码的比较着急,又是用手机码的……所以字数很少,而且有bug´_>`
但是赶出来啦!!生日快乐!!画风超级可爱der!!!


ooc,私设多
一个破镜重圆的俗套故事(。
——————————————————————
   哦漏已经记不清他和KB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又是在什么时候分开的,那些时日像是别人的故事与经历,似与哦漏毫无干系。
   若是他没有再遇见KB,他或许会抱着一个路人甲的心情不断将往事翻出回忆,面上波澜不惊,一个人悠闲又孤独的缓缓走向尽头。
   但命运就是喜欢开玩笑,硬生生的将哦漏拉回去。


    与前男友在菜市场碰见是种什么感觉?
    如果知乎有这个题的话,哦漏应该可以答得很好,两三千字的心理描写根本不在话下。可惜的是,哦漏现在应该无暇顾忌知乎是否有这个题了。


     菜市场鱼龙混杂,嘈杂不已,什么人都有,什么声音都能听到。哦漏在思考一件事的时候,有人叫他,他很难接收到那个声音,尤其是在菜市场这种BGM特别丰富的地方。
     但他还是听见了,那个伴随着他整个学生时代的爱情,他转过头,那人有些局促的站着,笑容却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喊着自己的名字。
    突然,一只即将要被抓起的鱼为了生存,在摊主的手里挣扎起来,跌落回盆里,溅起一大片水花,正好在旁边的KB遭了殃,裤脚湿了大半。
   KB心里大概像是日了狗。
   这个突发情况打断了他自认为很帅的笑容,刚刚大叫着后退的动作肯定很丑,KB想。抬头小心看了一眼哦漏。
    哦漏突然想起了KB和自己表白的时候,也是这么狼狈,本来准备好的蜡烛和玫瑰花被大雨淋的不成样子,心大概也被浇了个透彻,浑身湿透的低着头,像泄了气的气球,和哦漏说:


    “怎么办啊,我好失败啊……我很想来一次浪漫的告白的……”
     哦漏当时在一把土的掉牙的蓝格子雨伞下面笑的不行,耳朵啊脸颊啊都红彤彤的,在那一大束惨不忍睹的玫瑰花里挑出一朵还能看的,答应了这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告白。


      应该已经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受到眷顾。哦漏他想着,也笑了。


    KB是一直被上天眷顾的人儿,一些重要的事情愣是没做成功几件。


    KB大二的时候借着酒劲对哦漏占了不少便宜,弄得哦漏面红耳赤还得扶着他,最后实在打不到车,于是,两人在宾馆开了房。
    一间,双人床。
    结果,哦漏安置好KB之后,洗完澡到头就睡,宾馆抽屉里的任何东西都没用到。


     KB第一次吃到肉是他们大学毕业了,毕业旅行,还特别幼稚的在“毕业旅行”后面加了个括号,里面写着“蜜月旅行”。
     气氛好,风景好,再加上计划通KB点的菜都有一些催情的香料或者配菜。在这些东西的集体作用下,这才吃到肉了。


     你要是问哦漏,他还爱不爱KB,他肯定回答你,还爱。而关于为什么不联系,因为两人分开的时候不太愉快。
   
      两人之前其实准备结婚来着,但是KB的父母不同意,给KB找对象,相亲就算了,之前还动手打过哦漏。后来大概闹了三四年吧,哦漏看着KB每天和父母吵架,很难受,他不想让KB和父母的关系太僵。
      提分手的时候,KB特别慌,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问了很多问题,眼眶发红,声音颤抖。
“不……别呀,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们来日方长……你再等等……再等等好不好?嗯?”


     “KB。”哦漏深吸一口,又顿了顿,如鲠在喉。


     沉默半晌,哦漏说:
     “KB。”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不想再等了……”


    后来?后来KB跟他爸妈闹翻了,过程挺轰轰烈烈的,但KB觉得那不是什么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讲的事情,告诉哦漏的时候,语气都不曾变一下,面上还是如平常一般。


    两人做在咖啡店里,相对无言。那只湿了的裤脚黏在KB的小腿上,KB不舒服的移了移脚。


    “走吧。”哦漏突然开口,“去我家换条裤子。”
    “啊?”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突然。


    KB坐在哦漏家的阳台上,点了一根烟,动作娴熟,脸庞瞬间隐没在烟雾缭绕中。


    “哦漏。”看不清KB的神色,“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所以。”他把只抽了两口的烟掐了,等烟雾散去,又开口道:“我们现在开始谈恋爱吧。”


    哦漏怔了怔,随即又笑道:“好啊,反正来日方长。”


    “不过,首先你得把烟戒了。”
——————————————————————
给珊胡打call!!!!强势表白

评论

热度(50)

  1. 是一株野生珊胡言子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死我了吧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