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株野生珊胡

在所有人眼里都平凡又渺小的我们却在彼此眼中闪闪发亮❤💙







微博→@吃珊胡的coral

头像by社会人@一卒

我一定要努力画画!!!

我一定要努力学习!!!

我要为了他们变得更好!!!😭

想要大声告诉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永远喜欢KO!!!!

我爱我卒!

一卒:

踩着周末的尾巴画完了给我珊哥的迟来的生贺——!

恭喜我们珊又长大了一岁!!祝你越来越帅!!(什么

 @是一株野生珊胡 

鬼畜和游戏比哪个重要?[局路局][HB to 珊胡]

呜呜呜呜我超快乐😭唯唯是宝藏

向空唯是个智障:

*平行设定  OOC  勿上升真人 微K漏


*迟到了好久好久好久的生日快乐!昨天真的急躁死我了   心情down手机还没电  今天风一样跑回家码字!不要嫌弃这个智障好吗(恳求) @是一株野生珊胡 祝福附后


*向lof敏感词低头




&


***




  A路人和痒局长争第一印象争了好些年。有时争着争着就开始瞎扯,其中一个说一句“咱俩不是初中同学吗你忘了”,对方就会立刻道“小学你借我五毛钱买橡皮快还我”,隔着屏幕漫无边际地从受精卵一直聊到幼儿园的插班生,弄得路人到最后都觉得自己大概真有这么一个傻X同学。


  


  翻了翻相簿,的确有几个人的气质像极了局长。他呆了会儿又看向手机,鬼使神差地让局长爆照。


  


  局长也愣了,隔半晌回复说,你不会是想我的倾城容颜了吧?


  


  滚蛋,快点。路人炸了几个表情包过去,对方才不紧不慢地po过来一张图片。


  


  “局长,”路人点开图片微笑了几秒,索性用起了语音,“你要是再给我发吴彦祖的写真,信不信我再把你鬼畜一次?。”


  


***


  


  虽然A路人不太愿意承认,但的确是他先找的局长。


  


  最初他还是只是个停留在鬼畜区的小透明,大把大把的清闲时间,有事没事逛逛B站写点评论抢热评。对联机游戏也没多大的兴趣,相比较而言他更喜欢单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和游戏区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竟然在逛B站首页的时候朝着一个吃鸡视频就戳了进去——


  


  当然绝大部分还是归功于那个吸引人的标题:【痒局长】教你如何用吃鸡来俘获妹子芳心。这对空窗期的九十二岁高龄A路人来讲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视频加载的时候他就已经摩拳擦掌,险些控制不住脸上张狂的笑容。


  


  视频开始播放。他懵了逼。


  


  这谜一样的南方口音到底是何方神圣?这菜的抠脚的技术得是练了多久才退步成这个样子的?路人神情微妙地又抬眼看了看up主的名字,似乎有点眼熟。


  


  ……这人是不是在鬼畜区投过稿来着?


  


  又一个叛徒。回想起做出弃鬼畜而去的英明壮举的狮子,一边大喊着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一边把头发越学越浓密的白鼠,他按了按眉心,这破区大概真要被音乐区一举攻下了。翻翻这人的空间,金坷垃音频的质量几乎在圈子里是数一数二的。他不太忍心丢掉这个人才,于是就打开私信草草写了几句鼓励的话发给了对方。


  


  等了几天,极其高冷的局长并没有回复他。


  


  路人这人倔得很,你不回我是吧,我继续。包括B站微博以及来源并不靠谱的QQ,他每天都要挨个轰炸一次,一开始客客气气的还用几个敬辞,到最后没了耐性,直接一通“艹你爸爸你怎么又玩游戏”刷屏几十条,过后还把自己气得不轻。


  


  局长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依旧没回复。


  


  心灰意冷的路人在一个月的努力后决定放弃,然而就在此刻,一个重要的历史性人物出现了——让我们做好笔记,这是考试重点——传说中痒局长的KB后宫之一KBShinya,主动找上门来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太有趣了,”自来熟的KBShinya了解大概后就甩过来一堆拟声词,“局长都快被你吓到要去报警了,到头来你是他鬼畜视频的粉丝啊?”


  


  路人挠挠头,觉得他自己也算不上什么粉丝,顶多是个催命的。不过局长的金坷垃是真好吃,不对是真好看,填词也好,口型也好,以及那剧情简直都可以去当个编剧了。这些话他当然不会跟半路杀出来的KBShinya全盘托出,只是很给面子的回答道:应该是吧。


  


  对方又扔过来一堆笑声。路人抽抽嘴角,抑制住了把他拉黑的冲动。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也是太突然,痒局长也是个人啊,这么唐突总是不好的。


  


  一个美好的周六下午,局长又投了一个恐怖RPG的游戏视频。路人抬头看了看今天的天气真是好到爆炸,于是他再次用充满着敬意的语气给局长发了条私信:


  


  您忙吧,我吃柠檬吃柠檬吃柠檬。


  


***


  


  这次,惜字如金的痒局长终于舍得回复一次。看着那无辜的要命的几个字,路人忽然生出几分无奈。或许是遇到瓶颈了,这很正常啊,他关怀备至地又发过一大段消息过去,对方也很快给了答复。


  


  痒局长:这几天会投鬼畜的。说实话我对这东西不太热衷了,你如果真心喜欢的话,我可以只做给你看。


  


  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冷静机智如A路人,可他现在却捧着发烫的手机开始不知所措起来。这是什么意思?他有点搞不明白了。他已经习惯了催这个人做鬼畜,可突然得到这样的回报,他真的从来没料想过。


  


  痒局长似乎等得有些失去耐心,发了个疑问的颜表情过来。路人把指节攥得发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怀里像揣了只兔子。


  


  -A路人-:喜欢啊,……当然是真心喜欢啊。


  


  紧张到敲击屏幕的手指也颤颤巍巍,像是在告白。


  


***


  


  后来两个人聊天就越发频繁了,久而久之路人惊诧地发现局长竟然是个话唠。一会儿不见,那人就会给他发上几十条信息等待他批阅,表情包刷的也特别熟练。出于对痒局长的好奇,A路人把他的游戏视频一个不落地看了一遍,关掉最后一个视频后,耳边叽里呱啦都是莫名萌的南京口音。


  


  路人也加了局长的粉丝群,里面没太多鬼畜同好,绝大部分人还是因为游戏才粉的局长。呆在里面没意思,他直接退了群。仅过了几分钟,局长就来问话了:怎么了?


  


  没怎么,有点无聊。路人打了个哈欠,已经凌晨一点了。他揉揉酸痛的眼睛,一下子钻到被窝里,在手机上戳戳打打跟局长继续聊着,我最近在听一首歌,节奏感很强,用元首的音源应该刚刚好,你要不要试试?


  


  好啊。局长秒回,但是你把灵感给我,你自己呢?你不会忘了自己也是个鬼畜up主吧,路人大大?


  


  似乎是忘记了。路人有些心虚地笑了笑,不过对面那人当然看不到。匆匆道了晚安,路人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局长的粉丝多到爆炸,怎么就专挑他A路人一个人越来越熟络呢?甚至为了他一个人去做工程量那么大的鬼畜,他只不过退了个群,就立刻发消息来问是什么情况。


  


  痒局长虽然嘴欠了点,但人真的很暖心。路人工作有不顺,他第一时间跑来安慰,努力去帮他分析帮他释怀,又在恰好的时机转移话题。哪怕是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点点的不开心,他也会察觉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又不把我当朋友了路人,发生了什么事你得告诉我啊,你不告诉我你的伤心事我怎么会开心呢。


  


  就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的眼里,竟然能有一个他。


  


***


  


  之后的日子平淡如水,互相嘲讽已是家常便饭。不过关系再好,两个人也从来没有给过对方电话号码爆过照,真名也不曾透露。路人时常在想象局长的模样,大概真有他人设那么gay,玫红长发,一看就用过海飞丝。不过海飞丝是真不好用,这点他深有体会。


  


  这时候请拿出笔记翻到第一页——你会看到一个叫做KBShinya的人只起过一次过渡作用。没关系,现在我们来让他来做第二个承上启下的自然段。


  


  “面基?”


  


  “对啊,”KBShinya发来的语音说的义正言辞,“BML你肯定会去的吧,在那之前先咱们三个见个面,毕竟都认识这么久了。不过我很忙的,之后还要去接我一个朋友,你看给你们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去过二人世界——”


  


  路人觉得好笑,“两个大男人能过什么二人世界?”


  


  KBShinya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问:“我说,路人,如果我跟一个男孩子告白的话,你说他是会认真对待还是当个玩笑一笑而过?”


  


  “你恋爱了?还弯了?”这次轮到路人发一连串的拟声词了,“难得看你这副样子,到底是哪位神仙能让你这么不自信?”


  


  “喂喂,回答我问题啊,你回答了我再告诉你。”


  


  路人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如果你们很熟,经常开玩笑,那一开始肯定会当做笑话。但对方如果真对你有意思,那他肯定也会像你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能察觉到这份游移不定的话,就快点向他确定心意吧。”良久KBShinya也没回复,他又戳了戳他,“别跑啊你,跟我说,谁?”


  


  “不是外人了。他叫哦漏。”KBShinya停顿了会儿又补充道,“一个傻逼。”


  


***


  


  男生和男生谈恋爱啊。A路人以前关于这种事情压根儿没想过,不过现在摆到明面上来看,他倒也不排斥。不就是恋爱的一种方式吗,谁管他性别呢,喜欢就够了。眼看着分析别人的感情头头是道,奈何他都快奔三了,唯一一次牵手还得追溯到小学体育课做的游戏。


  


  这年头,就算是雄性生物也不容易让他逮到过一把恋爱的瘾啊。


  


  事先打好了招呼,路人准时等在火车站等着局长。那火车一路鸣着笛停在他面前,他伸着脖子张望了很久,当列车门缓缓打开时,他才意识到,他们忘记交换照片了。这样能认出来就见鬼了,路人把手机掏出来,摆弄了很久才发现已经低电关机。


  


  人到了点背的时候,……还真就是点背诶。


  


  无奈之下,他抬头扫视了一眼人群,目光却被紧紧钉在了那边一个青年的身上。那人正四处张望,手里拉着个挺大的黑色行李箱,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瘦的像根麻杆。头发有点自然卷,被那副眼镜衬得很斯文。


  


  那人也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视线交汇,路人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他确定眼前这个人,是痒局长没跑了。


  


***


  


  事实证明路人的直觉的确挺准的。两个人超有默契地穿过人群向着彼此靠过去,见面之后先互相嘲笑了一通对方的衣冠服饰,还忘不了把忘记给照片这件事情甩锅给对方。


  


  这种感觉挺奇妙的,网上聊了那么久的好朋友如今就实打实地走在自己身旁,像是在做梦。不过路人发觉,大概只有他自己,在遇见对方的时候脸红心跳了几秒钟吧。


  


  过马路的时候,路人明显心不在焉。眼看绿灯要灭,局长牵起他的手就往人行道对面冲了过去——在被热浪包裹的上海,在拥挤的人群里,只有这样不会走丢。


  


***


  


  三人会面之后,KBShinya一边吃着饭一边盯着对面的两个人,气氛有些不太对。那眼神盯得路人直发毛,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我长得有那么帅吗?


  


  KBShinya摇摇头又点点头,眉头皱了皱,还是舒展开了。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大瓶橙汁,路人正帮局长倒饮料的时候,局长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路人,这是你人设的发色。”


  


  “啊……是。怎么?”


  


  局长也有点愣,把自己的杯子凑到嘴边,淡淡说了句“没什么”。


  


***


  


  KBShinya大忙人果然在吃完饭后就要离开了。路人给即将要去告白的他打了打气,拍拍他的肩戳戳他的肚子,直到对方有点不耐烦了才挥手道了再见。载着小公举的出租车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路人回头,刚好对上局长的眼睛。他忽然有点尴尬,又找不到原因,支支吾吾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等着局长先开口。


  


  “接下来也没什么安排……你家离这里近吗?不然我去你们家蹭顿晚饭好了?”局长掏出手机不知在回复回复谁,不到一分钟后他向路人求助,“那什么,漏漏问我该怎么和KB聊天……你觉得呢?”


  


  “他那么奇葩我怎么知道。”


  


  “诶,我还以为你们很熟呢,又戳肚子又打打闹闹的。”


  


  兄弟,你这话有点酸啊。路人也说不出局长的话为什么给他这种感觉,那索性什么都别管了,他笑了笑,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吧。来我家,顺便尝尝我妈做的馄饨。”


  


***


  


  路人的妈妈很友好,是典型的上海家庭主妇。局长买了两斤苹果一斤香蕉提着上了五楼,很有礼貌地喊了声伯母好。


  


  “啊呀,你就是局长?进来进来,路人你快去泡茶,冰箱里还有馄饨,去煮煮。”


  


  大概这位伯母有点不太一样,坐在沙发上,大有和局长促膝长谈的架势。路人有点不放心,又忙着,只能侧身进了厨房。局长倒是应付自如,和长辈相谈甚欢。


  


  “他总是跟我提起你,还问我该怎么和朋友聊天。这孩子从小性子就不太活泼,能在网上交到你们这群朋友真的是他的福分。”


  


  局长扬了扬嘴角,“哪有,路人平日里照顾我很多的。”


  


  路人妈也跟着笑了起来:“他刚刚跟我说起你的那段时间里,我还以为你是他心上人呢,第一次看他对旁人这么在意。”


  


  端着茶杯出来的路人狂咳几声,杯里冒着热气的茶水洒出几滴。


  


  看着路人窘迫到脸微微发红的样子,局长犹豫了几秒,随后用他的南京普通话接过了话茬:


  


  “很抱歉,不过大概……看来真有这么回事吧。”






FIN.2017.11.11




*生日生日生日快乐!幸好这周回家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orz之前在微博上跟你说过我写不出局路来,回来好在我惊喜地发现他们在九号投了橙光并且这视频一举攻下我的顾虑(


*新的一岁一定要天天开心!珊胡你是坠胖der!


*超级仓促了呜   请不要嫌弃




最后


好久不见


我回来啦。


想当年我也是个浪迹在局路tag里的小文渣啊。

【K漏】来日方长(HB to 珊胡)

感动死我了吧呜呜😭

言訁言訁言訁:

祝太太生日快乐!!! @是一株野生珊胡 因为码的比较着急,又是用手机码的……所以字数很少,而且有bug´_>`
但是赶出来啦!!生日快乐!!画风超级可爱der!!!


ooc,私设多
一个破镜重圆的俗套故事(。
——————————————————————
   哦漏已经记不清他和KB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又是在什么时候分开的,那些时日像是别人的故事与经历,似与哦漏毫无干系。
   若是他没有再遇见KB,他或许会抱着一个路人甲的心情不断将往事翻出回忆,面上波澜不惊,一个人悠闲又孤独的缓缓走向尽头。
   但命运就是喜欢开玩笑,硬生生的将哦漏拉回去。


    与前男友在菜市场碰见是种什么感觉?
    如果知乎有这个题的话,哦漏应该可以答得很好,两三千字的心理描写根本不在话下。可惜的是,哦漏现在应该无暇顾忌知乎是否有这个题了。


     菜市场鱼龙混杂,嘈杂不已,什么人都有,什么声音都能听到。哦漏在思考一件事的时候,有人叫他,他很难接收到那个声音,尤其是在菜市场这种BGM特别丰富的地方。
     但他还是听见了,那个伴随着他整个学生时代的爱情,他转过头,那人有些局促的站着,笑容却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喊着自己的名字。
    突然,一只即将要被抓起的鱼为了生存,在摊主的手里挣扎起来,跌落回盆里,溅起一大片水花,正好在旁边的KB遭了殃,裤脚湿了大半。
   KB心里大概像是日了狗。
   这个突发情况打断了他自认为很帅的笑容,刚刚大叫着后退的动作肯定很丑,KB想。抬头小心看了一眼哦漏。
    哦漏突然想起了KB和自己表白的时候,也是这么狼狈,本来准备好的蜡烛和玫瑰花被大雨淋的不成样子,心大概也被浇了个透彻,浑身湿透的低着头,像泄了气的气球,和哦漏说:


    “怎么办啊,我好失败啊……我很想来一次浪漫的告白的……”
     哦漏当时在一把土的掉牙的蓝格子雨伞下面笑的不行,耳朵啊脸颊啊都红彤彤的,在那一大束惨不忍睹的玫瑰花里挑出一朵还能看的,答应了这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告白。


      应该已经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受到眷顾。哦漏他想着,也笑了。


    KB是一直被上天眷顾的人儿,一些重要的事情愣是没做成功几件。


    KB大二的时候借着酒劲对哦漏占了不少便宜,弄得哦漏面红耳赤还得扶着他,最后实在打不到车,于是,两人在宾馆开了房。
    一间,双人床。
    结果,哦漏安置好KB之后,洗完澡到头就睡,宾馆抽屉里的任何东西都没用到。


     KB第一次吃到肉是他们大学毕业了,毕业旅行,还特别幼稚的在“毕业旅行”后面加了个括号,里面写着“蜜月旅行”。
     气氛好,风景好,再加上计划通KB点的菜都有一些催情的香料或者配菜。在这些东西的集体作用下,这才吃到肉了。


     你要是问哦漏,他还爱不爱KB,他肯定回答你,还爱。而关于为什么不联系,因为两人分开的时候不太愉快。
   
      两人之前其实准备结婚来着,但是KB的父母不同意,给KB找对象,相亲就算了,之前还动手打过哦漏。后来大概闹了三四年吧,哦漏看着KB每天和父母吵架,很难受,他不想让KB和父母的关系太僵。
      提分手的时候,KB特别慌,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问了很多问题,眼眶发红,声音颤抖。
“不……别呀,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们来日方长……你再等等……再等等好不好?嗯?”


     “KB。”哦漏深吸一口,又顿了顿,如鲠在喉。


     沉默半晌,哦漏说:
     “KB。”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不想再等了……”


    后来?后来KB跟他爸妈闹翻了,过程挺轰轰烈烈的,但KB觉得那不是什么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讲的事情,告诉哦漏的时候,语气都不曾变一下,面上还是如平常一般。


    两人做在咖啡店里,相对无言。那只湿了的裤脚黏在KB的小腿上,KB不舒服的移了移脚。


    “走吧。”哦漏突然开口,“去我家换条裤子。”
    “啊?”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突然。


    KB坐在哦漏家的阳台上,点了一根烟,动作娴熟,脸庞瞬间隐没在烟雾缭绕中。


    “哦漏。”看不清KB的神色,“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所以。”他把只抽了两口的烟掐了,等烟雾散去,又开口道:“我们现在开始谈恋爱吧。”


    哦漏怔了怔,随即又笑道:“好啊,反正来日方长。”


    “不过,首先你得把烟戒了。”
——————————————————————
给珊胡打call!!!!强势表白

吧唧啵!





【你的好友】不知名傻白甜画脚— 珊胡 上线了!

特别蛇精病的东西…!!!
看着乐就好🙆🏻